吾名叉鸡
吾名叉鸡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

Flipped购买了游船后却未赶上趟,这叫他大为恼火。于是,我当晚奔赴,在拥挤的南京路中与他相见。

img

深夜并没有什么餐厅可以选择,最终我们在选择了一家德国餐厅——被数个夜店包围,店里说话全靠吼

img

次日,我们前往了西岸美术馆(见后文)和武康路,见识到了艺术。

img

这一次最令我惊讶的,莫过于在这家江景餐厅,五个人仅吃了八百多就连忙退去,再也吃不进任何食物了。这样的环境与物价形成的反差,确实有些叫人摸不着头脑。

添加新评论

This is xj.

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.